网页升级: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了

清风拂下,吹开了暮霭的沉沉,叠嶂的山峦里传出了一阵阵深韵的钟声。山间有一座寺院,传说是清嘉庆年间就已建成,只是生在这偏僻的山林里,没有经受过人间战火的毁灭,得以完整的保留下来。
寺院本是清净,但有时也会迎来客人,一些香客不远千里而来,看看山林,游游古建,上香祷告,敬拜神灵,祈求来年平安康健。他在十年前来到了这里,却不是为了进香,寺院的老方丈收留了他,从此便住了下来,每日诵经念佛,希望能够化解前尘缘孽。孤夜寒山,唯有青烟黄卷陪伴着他,他也曾想起往事,但却只是愁叹,他希望缘孽能够忘却,心如一圆明镜,一切皆为佛法。
这日是开坛结缘会,很多香客慕名而来,他也早早的起床,准备去大殿诵经。刚推看禅房门,一霎间他惊住了,一个美丽的身影袭进了他的心灵,这是那么的熟悉,彷如梦里回首,彷如隔世重现。她也看到了他,红艳的脸颊上显出了吃惊的神情,随后眸里一湾清泉流动,神情又像是有了些许柔情,些许欣慰。她嘴角微启,刚想说什么,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跑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叫了一声妈妈,随后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也迎了上来,摸了摸女孩的额头,牵住了她的手。她最终没有说出什么,转过头望向那男人和女孩。
她已经结婚了,并且身为人母。他呆呆的看着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清秀得如一朵春开的梨花,乌密的长发,轻摆的裙角,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他又看了看那个男人,清俊的脸庞,温柔的眼神,牵着她的那有些沧桑却很有力的手。他知道他很爱她,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于是他微微低下了头,双手一合,向她们作了个揖,转身而去。一路上他思绪万千,那是心痛还是惋惜。他终于忍受不了,推开了一间殿门,快步走了进去,一个踉跄跪倒在菩萨跟前。
往事怎堪回首,泪早已愀然黯弹。那夜月亮很圆,最后一班火车马上就要驶离这座城市,一个女孩在荒凉的候车室里,孤单的坐着,她穿的很单薄,那夜凉风阵阵,不觉得有些寒冷,她双手相互抱着,抚了抚手臂,虽然感觉到寒冷,但心中却洋溢着温暖,她在等待她最爱的人。她要去远方求学,是家里安排的,她本不想去,因为她最爱的人在这里。她希望他能出现,在火车来临之前,抱住她,她会为他而留下,共赴偕老。
他兴冲冲的来的了街头,前面就是车站,这时手机响起了,他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给他,说有急事,一定要他去帮忙。他站在十字路口彷徨,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车站,徘徊了很久,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一面是朋友的道义,一面是至爱的女人。他看了看手表,离火车出站还有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里他可以先去帮朋友,回来应该可以赶上。于是他望了一眼车站,转头而去。
命运总是在作弄着凡俗的人生,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冷冷的坐在候车室里,看着时针哒哒的转动,心也随着那寒冷的空气一样,渐渐冷去。火车驶进了车站,她起身提起箱子走向了车门。这时听见有人在身后呼唤,他奔跑着来了,但此时在她心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伤透了她的心。
他拉住了她的手,央求她不要离开,她的泪水湾在那页面升级眼眸里,却努力使自己不流出来,轻轻的对他说,“一切都晚了,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了。”他含着泪问她“为什么要走?难道不爱了吗?”她用手拭了拭他脸庞的泪水,对他说“我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你了”。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她轻轻挣脱了他的手,走进了车厢。火车呼啸着离去了,离去了的还有他们的爱情
十年转瞬即逝,他离开了那座充满怀念和伤心的页面升级城市,在山林里出家为僧。前尘往事本以为如浮云,伴随着青烟黄卷早已忘却,却不料再一次的相遇,又惊起了内心的波澜。他望着菩萨,“我到底该如何做,爱要如何拥有,又要如何忘却?”他希望菩萨能给他启示。
菩萨没有说话,却是老方丈走了进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沉沉的低下头去,泣道:“师父,我终究不能忘记,那些悔恨是如此的折磨着我,我究竟该怎么办?我还爱她,很爱很爱,爱得肝肠寸断。”老方丈抚摸着他的额门,缓缓地道:“人生在世,得失本无一定,暂时的来,匆匆的走,又何必太过于执着。
今生的缘便是前世的孽,爱又如何,恨又如何,到头来一切不过是水月镜花,终究都会逝去。人们害怕分离,难道就不会有分离了吗?就像人们畏惧死亡,难道死亡就不会降临了么?世间一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太过于执着,只会让孽缘无法得到解脱。倘若你真无法忘记,就不要执着的要自己忘记,爱一个人能与其携手一世固然让人欣悦,但看她和另一人携手一世难道就不值得欢喜吗?其实放手便是一种更好的拥有,处江湖之远才能看清山水之美,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他心中恍然一悟,站了起来,跟老方丈作了个揖。深居山林,远离红尘,难道就能脱得了人世纷扰;诵经念佛,清心寡欲,难道就可以成得了道;相爱一世页面升级,白首偕老,难道就会没有分离。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庸人自扰罢了,一念执着到最后又有何用,不论是修道还是情爱,其实到头来都是一场虚梦,只要对方能过的好,能够幸福一世,那便就足够了。
他回过头,轻轻推开门来,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她在笑,在丈夫和孩子的簇拥里幸福的笑,笑的那么美丽,像一朵盛开在春光里的梨花,这一切是那样如初的美好。他不自禁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轻轻说了句:“我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你了。”
不羡鸳鸯不羡仙,但赴弱水路三千。
纵然白头难偕老,也愿千里共婵娟。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