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访问升级: 今倾,江南

夜微凉
  烟花冷清
  迷离身渐冷
泯此生
  伊人归泣
  只喃道未曾
奈何兮若何
  听惯风吹雪
  不知何时雪饮风
  尝过泪断肠
  不知何时肠断泪
一事勘需一生忆
  一人还需一生疼
  一梦否南柯
雨落江南,点缀了路上的的风景,撑伞,走在小巷铺满的青石板上,伸手,点点细雨在手心形成水珠,一时竟忘记寒冷,撑船的人戴着斗笠,穿着蓑衣,木桨在水面留下一瞬的波澜,船头美人如画,花伞,襦裙,卿可知我在等你?谢落一世繁华,卿可记曾经的海誓山盟,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只是君已坟头落鴞鸟,犹记,你说的,待你谢甲归来,我长发及腰,你百里红妆驰聘。
那日,长空隐晦,如我的心情,踏着沉重的步伐,不知路在何方,摇了摇头,硬装没事,虚伪的面孔,虚伪的世界,冰冷的双手诉说着冬季寒冷,只是相比雪,心更觉冷,说的是看淡了世俗的冷暖悲欢,只是自作聪明罢,我只是想象着这一切都只是梦,梦中带着微微苦楚,梦醒后苦笑,便罢页面访问升级。
风从指间的夹缝穿过,正如你的背影对我微笑,却怎也抓不住,无尽的黑夜给了我潮水般的思绪,你为我披衣,诉寒,习惯有你在的日子,月光清浅,看万家灯火逐渐归于沉寂,闭眼,写下有你的残句,一个人一颗心,慢慢枯萎,一切归于沉静,安葬于这黑夜,在等待的是一个不可能等来的人。
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上了安静,像一棵树,恍惚间,内心已苍老,绿叶成阴,时光依在藤蔓上生长,苍白的脸颊,宛如一位邻家老者,亦或一位瘾君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已然变成自己原来讨厌的模样,镜,仿若我所有的记忆,打碎,碎片溅落满地,鲜血滴在地面,谁抚慰了寂寞的愁思,哀婉的琴声,点缀了谁的夜空,成为整个世界最亮的星,红尘中谁残影孤零,思绪万千,等待,只为你刹那凝眸,梦里阑珊曾相识,醒时方知,青衣染霜,少年恃笔,此情只待成追忆页面访问升级。
苍白的脸庞迎上强烈刺眼的阳光,映在心上,暖和了心底,突然想起句歌词“最肯忘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守着爱怕人笑,还怕人看清……”对着暖阳神了个懒腰,二零一五年的第一个晴天,阳光下容颜娇艳,衣裙漫飞,长发飘飘,你我面对面,心连心,只是伸手触摸,便化作点点光芒散尽,有人曾说我像个女孩,安安静静,只是他们没有看到我狂野的内心世界,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迈着稳健的步伐向前,抛弃所有忧愁,还想微笑遇到沉默的你,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街角,安静的等你出现,那受伤的心,我只字不提。
江南,遇断桥重逢,江上的远帆,回望,细雨过后,一切归于平静,远处,我仿佛看到那襦裙女子的决绝,若来生可以选择,她或许还会这么做,我仿佛看到她们前世姻缘,前世他们在一湖畔结庐,你倾心在测,种花,布酒,煮茶,论红尘页面访问升级。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