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升级:别了那一场风花雪夜

多事之秋在心旅的地图上撕出一道道裂痕。那些个青瓷白瓦的日子,像明信片的背景氤氲着苍凉的叹息。沉迷与陶醉,常常忘却尘世的如缕轻殇。捧着一颗破碎的心,页面升级疯一般地满书店寻找她的作品,像久别的恋人相见般喜悦,寻一个安静的不被打扰的角落,席地而坐,贪婪地捧读起来。呼吸着绕指的缠绵,忍受着入骨般的疼痛离别。
智慧洒脱冷漠傲然的花样女子,写尽红尘情事,看透世间爱恨情愁,冷冷的笔触洞察世事内里,却终究也逃不脱如寻常女子的缠绵悱恻、为爱迷茫苦苦挣扎的悲情命运。一场邂逅,灯红酒绿的喧嚣尘埃里开出了绝艳的低低的花朵。至情至性的女人,明知深爱的人风流浪荡,页面升级四处留情,却甘愿把自己唯一的爱付诸,死心塌地待他。不求形式的轰烈,一纸婚约,愿使两人永远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欲仙欲死的爱燃烧融化了这个沉溺于爱河里的世事经历甚少的痴情女人。
佛说:度人容易度己难。淡薄冷酷的笔下安排着一个个因爱生恨的优雅的转身的她,到最后,却是不能洒脱优雅的一转身,陷入爱的漩涡无法自拔。在爱人觅得新欢、无音无信的3000多个守望日子里,是怎样的刻骨相思,是怎样的患得患失,是怎样的矛盾纠结。想忘忘不掉,相望望不了。个中浓浓的酸楚滋味是身在异地的负心情郎却永不知晓。
只身起程,一路风尘,一路颠簸,身的流浪,心的渴望,千里寻夫来。在凄然地看到日思梦想的爱人身边多了个女人后,曾经短暂的犹如仙境里的爱情之花真正的凋谢了。离开西湖断桥的那天黄昏,阵阵春雨,淅淅沥沥,为这场旷世姻缘的悲凉结局而哀伤绝唱。伫立在船头的女子,泪水和雨水包围了她,云烟往事涌上心头。十年前初次相识的那个黄昏,那个令她怦然心动无法自己的风情男人,懂得调情又懂得浪漫,挟裹着惯有的多情俘虏了心高气傲的女人的所有情思。
“见了他,她便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如今,景依旧,人已变,心不再为她驻足停留。一场大雨浇泼殆尽昔日的绚烂热焰,才女的爱的繁花被打落得一地残红。情已迁,缘尽头。
想起当时,该是怀揣着怎样的欣喜和期待踏上这条漫漫寻夫路?可是最后,饮尽怎样的失落和孤独后独自怅然离开?不是不明白爱人的花心,早该绝望的爱硬是在痴痴的守候里一厢情愿地延续着花期。
心存侥幸地以为令她神魂颠倒的他也如她般相思成灾。可以不在意他的再婚,可以不在乎他的身份,只要他的一份专情。因此,拼命地付出,低下高贵的血统,悉心地呵护,恨不能把他缝进香包包里装带着。
爱一个人没有错,然而,爱错了人页面升级,便是将自己跌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他对她的爱有多少?有多深?她既知,又不知。就像房间中不合时宜的炫目的灯光,有一些温度与亲近,却又无法抓牢。终究在落幕后黯然转身了。卑微的爱情,没有人怜惜,一个人的天荒地老,一个人的痴心绝对是没有生命的,放手吧,岁月不饶人。
深重的繁华里,青春褪去了颜色,牵过的手,说过的爱,花里衫里,影落池中。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那一句句海誓山盟,随着绵绵不绝的江水沉入历史的河床。
其实,世间痴情女子又何止她一人?红尘轮转,谁遇见了谁?谁又错过了谁?爱恨皆为修炼,痛暖自知。破碎的感情,即便捡拾起来,已然拼不出当年心情。
落花早成泥,人面不知归。执着沉迷在这个叫刘凡的传奇才女的情感世界里,踯躅地行走,陪她笑,随她哭,她的苍凉的手势,她的爬满虱子的华美的生命袍子像凝重的琥珀牢牢定格印刻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如果可以,想对她说:今生前世,相逢便当错过,两两相忘吧,相守相望一段如水的秘密。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