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升级:时光会代替我忘了你

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4 次浏览 • 2018-06-27 20:51 • 来自相关话题

题记:那天,我站在一棵树下,看着一片一片碎成屑的纸,越烧越小,作焦状,变了颜色,弥漫出股刺鼻的味道。这味道好难闻,氤氲出我满眼的泪。
眼前这些东西,我用了全部青春那样长的时间来细细书写它,而烧掉,不过转瞬。
时光荏苒,逝水流年。
那些片段,此刻由我亲手埋葬。
至于遗忘,我只能交给时光。
考试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家中狂补电视剧,边看边吃,时而又睡得昏天黑地,以致走出家门前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涨了十多斤的肥肉。
那天天一亮,宅了半个月的我就被展展给拖了出来。原本还在床上挣扎反抗,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回想着,此前美其名曰声称一考完要同她来一场超过三百公里的离家出走,不页面升级然就一边打工一边旅行这些话时,深感自己有些食言而肥,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就范了。
那天,阳光确实很好,像展展说的一样。久未出户的我被光照的页面升级简直要睁不开眼。路过KFC的时候,里面走出一群人,展展迎了上去,看样子,是她的朋友。
盛夏的正午,阳光很是毒烈,不过一小会,就已经让人很不舒服了。那时我看了看展展,仿佛没有要走的意思,心里更烦躁了些。已经忘了自己原本是在看什么,只是那时仿佛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不动声色,缓缓上前走去,停在人群外,确定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是久未某面的他。这个人,四岁时用鞭炮烧坏了我的棉袄帽子;五岁时让我莫名其妙大腿受伤留了好大个疤;六岁时我们一前一后走进了同一所小学,分到一个班级。
如今,他还像原来那般,见到生人就腼腆,根本不会仔细去看来人的样子。即使我们斜对着面,我也没办法将自己的脸,去同他的记忆相重叠。如流的往事从我的脑海中翻涌出来,而我想对他说的话,却只能停留在嘴角边。
听不到他们谈些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他。看他牵着那女孩的手,瞄两眼手机又抬头看看大家,余光好似瞥了我一眼,却还是连一声招呼也没有打。我愣在一旁,恍惚中想起毕业前,我偷了一张他的同学录,仿古纸页上有这样一行小诗:‘劝伊好向红窗醉,须莫及,落花时。’纳兰容若的诗,感叹现在的印刷厂家都这么有文化。那时,我将自己稚嫩的文字写在这用于惜别的毕业纪念册上,想到我的话将睡在一个华丽的本子里,而这些话听来却颇有些心碎的感觉,我不禁有一些伤怀。
那时,我这样写道:‘人说,爱情通常是一念之差,最幸福的不过是你曾温柔呼唤,而我恰好有过应答。若是我低声问你,如今,你可会给我个应答?’所幸待我写完,他的班里已经关掉了门,而那张被偷走的纸页还依旧同我的毕业照夹在一起。可叹我们虽然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陪伴过对方,却遗憾我们都已经长大。在这个必须习惯别离得人生里,我们都变成了匆匆过客,踩着落叶一路风尘,赶赴各自的命定之约。曾经他的温柔呼唤,错在是我懵懂不知情事,而多年后等我懂得回答,他却已经牵起别人的手,付出百倍温柔了。
那时,我只感觉天越来越热,照在我通红的脸上,等展展回来拉起我的手,人群已经慢慢散去。迎面走来,他一楞,却又恢复到之前淡然如水的样子,停在我面前,说:‘考到哪了?’熟悉的身影下是陌生的声音,我们之间的对话,依旧不需要名字,可说这话时的距离感,不言而喻。我回他说:“太原”。他应了一声,思虑一番后,却还是转身一走,牵起了那女孩的手。
眼望阳光中他静静离开的背影,我才明白,许多的情绪,开始与终结只隔一步之遥,既然没有终点,我或许也不必再付出这些无怨无悔的等待了。我再也不该耗尽所有,去换来看似举足轻重的得失了。
那天回到家,我从书架隔缝里扒出些笔记本,被阳光照着的一侧有些已经发黄,大大小小有7本,款式不一。时间就是这么过去的,懒惰如我,竟还有一件事能坚持这么多年。我换过很多个笔名,有过很多兴趣,却只喜欢过这么一个人。而这样多的回忆,多年来似乎都只是冰冷在我墨迹不明的纸张里,没有听众,没有读者。这些年我笔下的他,是我写给自己的。
现在,他如愿考到一所知名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不过陷在‘枯燥的’古典文献里的他已经失掉了吟诗作赋的兴趣,而我仍旧小心翼翼的收集着他的每一首诗,时不时还会拿出来看看,念着他曾经是怎样意气风发的对我说:‘人要诗酒趁年华’的。
从前我总想着上天是眷顾我的,小学中下游的我能够被分到拿钱都难上的中学,中学垫底能够在中考中一跃考上重点高中,重点中学倒数还能在高考考上一本,三个月的假期生活虽然浪费了,却还有一个较好的大学环境让我改头换面。如今我身处大学,有着发梢微卷的及腰长发,一米六八的身高,体重也总是五十公斤上下,走在校园里总会吸引一些目光。我及力摆出一副不与异性亲近的模样,以为自己只要身边不出现别人,不爱上别人,我们就还有可能。可只怕你身边换了多少人,我们都回不去了。想到这些年,虽然一直看着他如破茧般的明媚蜕变,而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什么是镜花水月,痴心妄想。
我们的人生或许才刚刚开始,但我想,真正属于我们的故事可能早已经没了续集。我该承认,星空中的月光再亮,仰望着,看久了到底还是冰凉。没有人知道,我不说,是因为我最害怕的并非长夜漫漫,那些看不到结局的无期等待,而是覆水难收,再没了仰望星空的理由。我不够勇敢,因为页面升级我太害怕失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曾经于我而言,最痛苦的不是看到这个人,他怀抱别人时的快乐或是忧伤,而是不论他有再大的快乐,又或是多小的忧伤,都与我无关。
我终于知道,不管过去,现在,或是遥远的将来,人世中的你我只是被称为过客,路过对方的生命。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我终于能承认,我们回的了过去的时光,却再回不了当初的心境。
曾经,我以为我没办法忘记他,忘了他的声音,忘了他的笑,忘记他的脸,能够到最后只记得他的名字,和想起他时心里泛起的那一点点微澜。现在看来,或许是时光还不够久远,直到有一天我会忘记他的名字,忘记想起他的那种感觉,连回忆他也忘了去回忆。这样多年后,除非他再站在我面前,否则我可能永远不会去回想日记本里没有的片段。
我同他的故事,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但却应该在这一刻结束。就这样吧,我情深至此,余下的就只有这些年的苦楚,加上微微桃花色的相思。或许,此去经年,我会想起自己曾经喜欢过一个人。至于曾经是怎样喜欢的,我想,时光会替我忘记的。 查看全部
题记:那天,我站在一棵树下,看着一片一片碎成屑的纸,越烧越小,作焦状,变了颜色,弥漫出股刺鼻的味道。这味道好难闻,氤氲出我满眼的泪。
眼前这些东西,我用了全部青春那样长的时间来细细书写它,而烧掉,不过转瞬。
时光荏苒,逝水流年。
那些片段,此刻由我亲手埋葬。
至于遗忘,我只能交给时光。
考试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家中狂补电视剧,边看边吃,时而又睡得昏天黑地,以致走出家门前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涨了十多斤的肥肉。
那天天一亮,宅了半个月的我就被展展给拖了出来。原本还在床上挣扎反抗,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回想着,此前美其名曰声称一考完要同她来一场超过三百公里的离家出走,不页面升级然就一边打工一边旅行这些话时,深感自己有些食言而肥,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就范了。
那天,阳光确实很好,像展展说的一样。久未出户的我被光照的页面升级简直要睁不开眼。路过KFC的时候,里面走出一群人,展展迎了上去,看样子,是她的朋友。
盛夏的正午,阳光很是毒烈,不过一小会,就已经让人很不舒服了。那时我看了看展展,仿佛没有要走的意思,心里更烦躁了些。已经忘了自己原本是在看什么,只是那时仿佛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不动声色,缓缓上前走去,停在人群外,确定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是久未某面的他。这个人,四岁时用鞭炮烧坏了我的棉袄帽子;五岁时让我莫名其妙大腿受伤留了好大个疤;六岁时我们一前一后走进了同一所小学,分到一个班级。
如今,他还像原来那般,见到生人就腼腆,根本不会仔细去看来人的样子。即使我们斜对着面,我也没办法将自己的脸,去同他的记忆相重叠。如流的往事从我的脑海中翻涌出来,而我想对他说的话,却只能停留在嘴角边。
听不到他们谈些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他。看他牵着那女孩的手,瞄两眼手机又抬头看看大家,余光好似瞥了我一眼,却还是连一声招呼也没有打。我愣在一旁,恍惚中想起毕业前,我偷了一张他的同学录,仿古纸页上有这样一行小诗:‘劝伊好向红窗醉,须莫及,落花时。’纳兰容若的诗,感叹现在的印刷厂家都这么有文化。那时,我将自己稚嫩的文字写在这用于惜别的毕业纪念册上,想到我的话将睡在一个华丽的本子里,而这些话听来却颇有些心碎的感觉,我不禁有一些伤怀。
那时,我这样写道:‘人说,爱情通常是一念之差,最幸福的不过是你曾温柔呼唤,而我恰好有过应答。若是我低声问你,如今,你可会给我个应答?’所幸待我写完,他的班里已经关掉了门,而那张被偷走的纸页还依旧同我的毕业照夹在一起。可叹我们虽然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陪伴过对方,却遗憾我们都已经长大。在这个必须习惯别离得人生里,我们都变成了匆匆过客,踩着落叶一路风尘,赶赴各自的命定之约。曾经他的温柔呼唤,错在是我懵懂不知情事,而多年后等我懂得回答,他却已经牵起别人的手,付出百倍温柔了。
那时,我只感觉天越来越热,照在我通红的脸上,等展展回来拉起我的手,人群已经慢慢散去。迎面走来,他一楞,却又恢复到之前淡然如水的样子,停在我面前,说:‘考到哪了?’熟悉的身影下是陌生的声音,我们之间的对话,依旧不需要名字,可说这话时的距离感,不言而喻。我回他说:“太原”。他应了一声,思虑一番后,却还是转身一走,牵起了那女孩的手。
眼望阳光中他静静离开的背影,我才明白,许多的情绪,开始与终结只隔一步之遥,既然没有终点,我或许也不必再付出这些无怨无悔的等待了。我再也不该耗尽所有,去换来看似举足轻重的得失了。
那天回到家,我从书架隔缝里扒出些笔记本,被阳光照着的一侧有些已经发黄,大大小小有7本,款式不一。时间就是这么过去的,懒惰如我,竟还有一件事能坚持这么多年。我换过很多个笔名,有过很多兴趣,却只喜欢过这么一个人。而这样多的回忆,多年来似乎都只是冰冷在我墨迹不明的纸张里,没有听众,没有读者。这些年我笔下的他,是我写给自己的。
现在,他如愿考到一所知名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不过陷在‘枯燥的’古典文献里的他已经失掉了吟诗作赋的兴趣,而我仍旧小心翼翼的收集着他的每一首诗,时不时还会拿出来看看,念着他曾经是怎样意气风发的对我说:‘人要诗酒趁年华’的。
从前我总想着上天是眷顾我的,小学中下游的我能够被分到拿钱都难上的中学,中学垫底能够在中考中一跃考上重点高中,重点中学倒数还能在高考考上一本,三个月的假期生活虽然浪费了,却还有一个较好的大学环境让我改头换面。如今我身处大学,有着发梢微卷的及腰长发,一米六八的身高,体重也总是五十公斤上下,走在校园里总会吸引一些目光。我及力摆出一副不与异性亲近的模样,以为自己只要身边不出现别人,不爱上别人,我们就还有可能。可只怕你身边换了多少人,我们都回不去了。想到这些年,虽然一直看着他如破茧般的明媚蜕变,而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什么是镜花水月,痴心妄想。
我们的人生或许才刚刚开始,但我想,真正属于我们的故事可能早已经没了续集。我该承认,星空中的月光再亮,仰望着,看久了到底还是冰凉。没有人知道,我不说,是因为我最害怕的并非长夜漫漫,那些看不到结局的无期等待,而是覆水难收,再没了仰望星空的理由。我不够勇敢,因为页面升级我太害怕失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曾经于我而言,最痛苦的不是看到这个人,他怀抱别人时的快乐或是忧伤,而是不论他有再大的快乐,又或是多小的忧伤,都与我无关。
我终于知道,不管过去,现在,或是遥远的将来,人世中的你我只是被称为过客,路过对方的生命。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我终于能承认,我们回的了过去的时光,却再回不了当初的心境。
曾经,我以为我没办法忘记他,忘了他的声音,忘了他的笑,忘记他的脸,能够到最后只记得他的名字,和想起他时心里泛起的那一点点微澜。现在看来,或许是时光还不够久远,直到有一天我会忘记他的名字,忘记想起他的那种感觉,连回忆他也忘了去回忆。这样多年后,除非他再站在我面前,否则我可能永远不会去回想日记本里没有的片段。
我同他的故事,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但却应该在这一刻结束。就这样吧,我情深至此,余下的就只有这些年的苦楚,加上微微桃花色的相思。或许,此去经年,我会想起自己曾经喜欢过一个人。至于曾经是怎样喜欢的,我想,时光会替我忘记的。

网页升级:相遇

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3 次浏览 • 2018-06-27 20:49 • 来自相关话题

每一个人,在这个世间都是匆匆而过的过客;在茫茫人海中,总有一个人与之邂逅,总有一个人与之擦肩而过,也总有一个人相遇就是一辈子,其实,所有的邂逅与相遇都是上天给予我们的缘分。
也许,就那一个回眸,就那一个转身,就熟悉了彼此;
也许,就那一个温暖的眼神,就温暖了你冰冷的内心;
也许,就那一缕若有若无的味道,就牵动了你的荷尔蒙。
当你开始回忆那个背影,思念那份温暖,当你贪恋那缕味道之时,就意味着,一段缘分的开花,无论它是否结果,不是我们能够把握的,我们做的,就是去用心对页面升级待,用心去呵护。
都说人世间太过迷离,我们总是在不经意间丢失了自己,而有时候,一次莫名的相遇,会让你驻足,回首,为那一刹那的芳华沉迷。
也许,我们的沉迷,与美丽的容颜无关,而是那个眼神,让我们冻僵的内心如沐浴春风,刹那消融,然后迅速的融化。当你一个人走在喧闹的街头,我们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人怎么那么熟悉,好像上辈子就已经开始了相遇的缘分,足够让我们的脚步放慢,然后回味半天。
其实,我们并没有丢失自己,只是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彼此灵魂之间的磁场发生了共振而已,我们在那熟悉的眼神里面看到的就是我们自己,人总是自恋的,这种自恋能够让我们在与自己相似的刹那迷失自己。
也许,我们的沉迷,与性别无关,而是那人身上的干净清爽的味道,让我们在一瞬间迷失了自己,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思考。那股干净清爽的味道,足够让自己不安的内心沉寂下来,去感受花开花谢,云卷云舒。
其实,我们沉醉的只是自己灵魂而已,当我们遇到那个对的人的时候,我们的灵魂才会清醒过来,这就会让我们总觉得这种味道怎么那么熟悉,其实,我们熟悉的,只不过是灵魂深处的记忆罢了。
芸芸众生,有人过得清醒,有人过得迷糊,可是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一种生活状态罢了。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无论你是金枝玉叶,还是烟花脂粉,总有一次相遇,会让你内心的最深处,珍藏那么一个人,也许,那个人不是你想娶或者想嫁的,也不是你爱或者被爱的,也许,那个人与爱无关,可我们总会让那个珍藏在自己内心的人影响自己的一生。因为我们在珍藏的那人身上页面升级,找到我们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这个人,总会在我们不经意之间相遇。
遇上你是我的缘。
遇上那个让我们魂牵梦绕的人;
遇上那个让我们想法设法要与自己在一起的人;
遇上那个让我们倾尽一生想要对对方好的那个人;
也许,我们遇到的那个人与情欲无关,可总是让我们忘了自己,想要把那个人藏起来,想把那个人的所有的美好,只让自己欣赏那个人的一世芳华。
因为相遇太过美好,总会在不经意之间开出花来,我们所做的就是让那朵花开得更久更香更艳。
有朝一日,一旦相遇,当那从未触手过的关怀撞入那人的心扉,我们的心从未有过的悸动,一如清风吹过湖面卷起阵阵涟漪;
当温暖唤醒了我们那沉寂的心脏,当爱情打开我们那封闭的心房,送来一缕被爱的阳光。我们知道,我们在“情”这个东西面前变的渺小了;
这份关怀,如同春日的微风,拂过我们的心头,让页面升级我们舒服的有伸懒腰的冲动;
这份温暖,如同夏夜夜幕下的流星,虽然短暂,却令我们记忆尤深;
这份爱情如同罂粟,虽然有毒,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吸食;
我们知道,我们被关怀绑架了,被温暖俘虏了,被爱情征服了,我们想摆脱,可是食髓知味,在不知不觉中早已上瘾。我们想摆脱那份温暖一个人躲起来,在黑夜里慢慢疗伤,可是寂寞与空虚如同毒瘾一样,不断地啃食我们的内心。
我们感觉到自己被一张名叫爱情的网网住了,我们竟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可是我们却该死的享受这种感觉。
我想,既然被征服了,逃不了,躲不了,那就去勇敢地爱吧,去义无反顾地爱吧!
在相遇中,我们总会找到那个丢失了自己的人。 查看全部
每一个人,在这个世间都是匆匆而过的过客;在茫茫人海中,总有一个人与之邂逅,总有一个人与之擦肩而过,也总有一个人相遇就是一辈子,其实,所有的邂逅与相遇都是上天给予我们的缘分。
也许,就那一个回眸,就那一个转身,就熟悉了彼此;
也许,就那一个温暖的眼神,就温暖了你冰冷的内心;
也许,就那一缕若有若无的味道,就牵动了你的荷尔蒙。
当你开始回忆那个背影,思念那份温暖,当你贪恋那缕味道之时,就意味着,一段缘分的开花,无论它是否结果,不是我们能够把握的,我们做的,就是去用心对页面升级待,用心去呵护。
都说人世间太过迷离,我们总是在不经意间丢失了自己,而有时候,一次莫名的相遇,会让你驻足,回首,为那一刹那的芳华沉迷。
也许,我们的沉迷,与美丽的容颜无关,而是那个眼神,让我们冻僵的内心如沐浴春风,刹那消融,然后迅速的融化。当你一个人走在喧闹的街头,我们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人怎么那么熟悉,好像上辈子就已经开始了相遇的缘分,足够让我们的脚步放慢,然后回味半天。
其实,我们并没有丢失自己,只是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彼此灵魂之间的磁场发生了共振而已,我们在那熟悉的眼神里面看到的就是我们自己,人总是自恋的,这种自恋能够让我们在与自己相似的刹那迷失自己。
也许,我们的沉迷,与性别无关,而是那人身上的干净清爽的味道,让我们在一瞬间迷失了自己,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思考。那股干净清爽的味道,足够让自己不安的内心沉寂下来,去感受花开花谢,云卷云舒。
其实,我们沉醉的只是自己灵魂而已,当我们遇到那个对的人的时候,我们的灵魂才会清醒过来,这就会让我们总觉得这种味道怎么那么熟悉,其实,我们熟悉的,只不过是灵魂深处的记忆罢了。
芸芸众生,有人过得清醒,有人过得迷糊,可是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一种生活状态罢了。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无论你是金枝玉叶,还是烟花脂粉,总有一次相遇,会让你内心的最深处,珍藏那么一个人,也许,那个人不是你想娶或者想嫁的,也不是你爱或者被爱的,也许,那个人与爱无关,可我们总会让那个珍藏在自己内心的人影响自己的一生。因为我们在珍藏的那人身上页面升级,找到我们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这个人,总会在我们不经意之间相遇。
遇上你是我的缘。
遇上那个让我们魂牵梦绕的人;
遇上那个让我们想法设法要与自己在一起的人;
遇上那个让我们倾尽一生想要对对方好的那个人;
也许,我们遇到的那个人与情欲无关,可总是让我们忘了自己,想要把那个人藏起来,想把那个人的所有的美好,只让自己欣赏那个人的一世芳华。
因为相遇太过美好,总会在不经意之间开出花来,我们所做的就是让那朵花开得更久更香更艳。
有朝一日,一旦相遇,当那从未触手过的关怀撞入那人的心扉,我们的心从未有过的悸动,一如清风吹过湖面卷起阵阵涟漪;
当温暖唤醒了我们那沉寂的心脏,当爱情打开我们那封闭的心房,送来一缕被爱的阳光。我们知道,我们在“情”这个东西面前变的渺小了;
这份关怀,如同春日的微风,拂过我们的心头,让页面升级我们舒服的有伸懒腰的冲动;
这份温暖,如同夏夜夜幕下的流星,虽然短暂,却令我们记忆尤深;
这份爱情如同罂粟,虽然有毒,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吸食;
我们知道,我们被关怀绑架了,被温暖俘虏了,被爱情征服了,我们想摆脱,可是食髓知味,在不知不觉中早已上瘾。我们想摆脱那份温暖一个人躲起来,在黑夜里慢慢疗伤,可是寂寞与空虚如同毒瘾一样,不断地啃食我们的内心。
我们感觉到自己被一张名叫爱情的网网住了,我们竟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可是我们却该死的享受这种感觉。
我想,既然被征服了,逃不了,躲不了,那就去勇敢地爱吧,去义无反顾地爱吧!
在相遇中,我们总会找到那个丢失了自己的人。

网页升级: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了

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0 次浏览 • 2018-06-27 20:48 • 来自相关话题

清风拂下,吹开了暮霭的沉沉,叠嶂的山峦里传出了一阵阵深韵的钟声。山间有一座寺院,传说是清嘉庆年间就已建成,只是生在这偏僻的山林里,没有经受过人间战火的毁灭,得以完整的保留下来。
寺院本是清净,但有时也会迎来客人,一些香客不远千里而来,看看山林,游游古建,上香祷告,敬拜神灵,祈求来年平安康健。他在十年前来到了这里,却不是为了进香,寺院的老方丈收留了他,从此便住了下来,每日诵经念佛,希望能够化解前尘缘孽。孤夜寒山,唯有青烟黄卷陪伴着他,他也曾想起往事,但却只是愁叹,他希望缘孽能够忘却,心如一圆明镜,一切皆为佛法。
这日是开坛结缘会,很多香客慕名而来,他也早早的起床,准备去大殿诵经。刚推看禅房门,一霎间他惊住了,一个美丽的身影袭进了他的心灵,这是那么的熟悉,彷如梦里回首,彷如隔世重现。她也看到了他,红艳的脸颊上显出了吃惊的神情,随后眸里一湾清泉流动,神情又像是有了些许柔情,些许欣慰。她嘴角微启,刚想说什么,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跑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叫了一声妈妈,随后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也迎了上来,摸了摸女孩的额头,牵住了她的手。她最终没有说出什么,转过头望向那男人和女孩。
她已经结婚了,并且身为人母。他呆呆的看着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清秀得如一朵春开的梨花,乌密的长发,轻摆的裙角,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他又看了看那个男人,清俊的脸庞,温柔的眼神,牵着她的那有些沧桑却很有力的手。他知道他很爱她,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于是他微微低下了头,双手一合,向她们作了个揖,转身而去。一路上他思绪万千,那是心痛还是惋惜。他终于忍受不了,推开了一间殿门,快步走了进去,一个踉跄跪倒在菩萨跟前。
往事怎堪回首,泪早已愀然黯弹。那夜月亮很圆,最后一班火车马上就要驶离这座城市,一个女孩在荒凉的候车室里,孤单的坐着,她穿的很单薄,那夜凉风阵阵,不觉得有些寒冷,她双手相互抱着,抚了抚手臂,虽然感觉到寒冷,但心中却洋溢着温暖,她在等待她最爱的人。她要去远方求学,是家里安排的,她本不想去,因为她最爱的人在这里。她希望他能出现,在火车来临之前,抱住她,她会为他而留下,共赴偕老。
他兴冲冲的来的了街头,前面就是车站,这时手机响起了,他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给他,说有急事,一定要他去帮忙。他站在十字路口彷徨,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车站,徘徊了很久,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一面是朋友的道义,一面是至爱的女人。他看了看手表,离火车出站还有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里他可以先去帮朋友,回来应该可以赶上。于是他望了一眼车站,转头而去。
命运总是在作弄着凡俗的人生,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冷冷的坐在候车室里,看着时针哒哒的转动,心也随着那寒冷的空气一样,渐渐冷去。火车驶进了车站,她起身提起箱子走向了车门。这时听见有人在身后呼唤,他奔跑着来了,但此时在她心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伤透了她的心。
他拉住了她的手,央求她不要离开,她的泪水湾在那页面升级眼眸里,却努力使自己不流出来,轻轻的对他说,“一切都晚了,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了。”他含着泪问她“为什么要走?难道不爱了吗?”她用手拭了拭他脸庞的泪水,对他说“我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你了”。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她轻轻挣脱了他的手,走进了车厢。火车呼啸着离去了,离去了的还有他们的爱情。
十年转瞬即逝,他离开了那座充满怀念和伤心的页面升级城市,在山林里出家为僧。前尘往事本以为如浮云,伴随着青烟黄卷早已忘却,却不料再一次的相遇,又惊起了内心的波澜。他望着菩萨,“我到底该如何做,爱要如何拥有,又要如何忘却?”他希望菩萨能给他启示。
菩萨没有说话,却是老方丈走了进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沉沉的低下头去,泣道:“师父,我终究不能忘记,那些悔恨是如此的折磨着我,我究竟该怎么办?我还爱她,很爱很爱,爱得肝肠寸断。”老方丈抚摸着他的额门,缓缓地道:“人生在世,得失本无一定,暂时的来,匆匆的走,又何必太过于执着。
今生的缘便是前世的孽,爱又如何,恨又如何,到头来一切不过是水月镜花,终究都会逝去。人们害怕分离,难道就不会有分离了吗?就像人们畏惧死亡,难道死亡就不会降临了么?世间一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太过于执着,只会让孽缘无法得到解脱。倘若你真无法忘记,就不要执着的要自己忘记,爱一个人能与其携手一世固然让人欣悦,但看她和另一人携手一世难道就不值得欢喜吗?其实放手便是一种更好的拥有,处江湖之远才能看清山水之美,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他心中恍然一悟,站了起来,跟老方丈作了个揖。深居山林,远离红尘,难道就能脱得了人世纷扰;诵经念佛,清心寡欲,难道就可以成得了道;相爱一世页面升级,白首偕老,难道就会没有分离。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庸人自扰罢了,一念执着到最后又有何用,不论是修道还是情爱,其实到头来都是一场虚梦,只要对方能过的好,能够幸福一世,那便就足够了。
他回过头,轻轻推开门来,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她在笑,在丈夫和孩子的簇拥里幸福的笑,笑的那么美丽,像一朵盛开在春光里的梨花,这一切是那样如初的美好。他不自禁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轻轻说了句:“我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你了。”
不羡鸳鸯不羡仙,但赴弱水路三千。
纵然白头难偕老,也愿千里共婵娟。 查看全部
清风拂下,吹开了暮霭的沉沉,叠嶂的山峦里传出了一阵阵深韵的钟声。山间有一座寺院,传说是清嘉庆年间就已建成,只是生在这偏僻的山林里,没有经受过人间战火的毁灭,得以完整的保留下来。
寺院本是清净,但有时也会迎来客人,一些香客不远千里而来,看看山林,游游古建,上香祷告,敬拜神灵,祈求来年平安康健。他在十年前来到了这里,却不是为了进香,寺院的老方丈收留了他,从此便住了下来,每日诵经念佛,希望能够化解前尘缘孽。孤夜寒山,唯有青烟黄卷陪伴着他,他也曾想起往事,但却只是愁叹,他希望缘孽能够忘却,心如一圆明镜,一切皆为佛法。
这日是开坛结缘会,很多香客慕名而来,他也早早的起床,准备去大殿诵经。刚推看禅房门,一霎间他惊住了,一个美丽的身影袭进了他的心灵,这是那么的熟悉,彷如梦里回首,彷如隔世重现。她也看到了他,红艳的脸颊上显出了吃惊的神情,随后眸里一湾清泉流动,神情又像是有了些许柔情,些许欣慰。她嘴角微启,刚想说什么,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跑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叫了一声妈妈,随后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也迎了上来,摸了摸女孩的额头,牵住了她的手。她最终没有说出什么,转过头望向那男人和女孩。
她已经结婚了,并且身为人母。他呆呆的看着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清秀得如一朵春开的梨花,乌密的长发,轻摆的裙角,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他又看了看那个男人,清俊的脸庞,温柔的眼神,牵着她的那有些沧桑却很有力的手。他知道他很爱她,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于是他微微低下了头,双手一合,向她们作了个揖,转身而去。一路上他思绪万千,那是心痛还是惋惜。他终于忍受不了,推开了一间殿门,快步走了进去,一个踉跄跪倒在菩萨跟前。
往事怎堪回首,泪早已愀然黯弹。那夜月亮很圆,最后一班火车马上就要驶离这座城市,一个女孩在荒凉的候车室里,孤单的坐着,她穿的很单薄,那夜凉风阵阵,不觉得有些寒冷,她双手相互抱着,抚了抚手臂,虽然感觉到寒冷,但心中却洋溢着温暖,她在等待她最爱的人。她要去远方求学,是家里安排的,她本不想去,因为她最爱的人在这里。她希望他能出现,在火车来临之前,抱住她,她会为他而留下,共赴偕老。
他兴冲冲的来的了街头,前面就是车站,这时手机响起了,他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给他,说有急事,一定要他去帮忙。他站在十字路口彷徨,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车站,徘徊了很久,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一面是朋友的道义,一面是至爱的女人。他看了看手表,离火车出站还有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里他可以先去帮朋友,回来应该可以赶上。于是他望了一眼车站,转头而去。
命运总是在作弄着凡俗的人生,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冷冷的坐在候车室里,看着时针哒哒的转动,心也随着那寒冷的空气一样,渐渐冷去。火车驶进了车站,她起身提起箱子走向了车门。这时听见有人在身后呼唤,他奔跑着来了,但此时在她心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伤透了她的心。
他拉住了她的手,央求她不要离开,她的泪水湾在那页面升级眼眸里,却努力使自己不流出来,轻轻的对他说,“一切都晚了,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了。”他含着泪问她“为什么要走?难道不爱了吗?”她用手拭了拭他脸庞的泪水,对他说“我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你了”。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她轻轻挣脱了他的手,走进了车厢。火车呼啸着离去了,离去了的还有他们的爱情
十年转瞬即逝,他离开了那座充满怀念和伤心的页面升级城市,在山林里出家为僧。前尘往事本以为如浮云,伴随着青烟黄卷早已忘却,却不料再一次的相遇,又惊起了内心的波澜。他望着菩萨,“我到底该如何做,爱要如何拥有,又要如何忘却?”他希望菩萨能给他启示。
菩萨没有说话,却是老方丈走了进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沉沉的低下头去,泣道:“师父,我终究不能忘记,那些悔恨是如此的折磨着我,我究竟该怎么办?我还爱她,很爱很爱,爱得肝肠寸断。”老方丈抚摸着他的额门,缓缓地道:“人生在世,得失本无一定,暂时的来,匆匆的走,又何必太过于执着。
今生的缘便是前世的孽,爱又如何,恨又如何,到头来一切不过是水月镜花,终究都会逝去。人们害怕分离,难道就不会有分离了吗?就像人们畏惧死亡,难道死亡就不会降临了么?世间一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太过于执着,只会让孽缘无法得到解脱。倘若你真无法忘记,就不要执着的要自己忘记,爱一个人能与其携手一世固然让人欣悦,但看她和另一人携手一世难道就不值得欢喜吗?其实放手便是一种更好的拥有,处江湖之远才能看清山水之美,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他心中恍然一悟,站了起来,跟老方丈作了个揖。深居山林,远离红尘,难道就能脱得了人世纷扰;诵经念佛,清心寡欲,难道就可以成得了道;相爱一世页面升级,白首偕老,难道就会没有分离。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庸人自扰罢了,一念执着到最后又有何用,不论是修道还是情爱,其实到头来都是一场虚梦,只要对方能过的好,能够幸福一世,那便就足够了。
他回过头,轻轻推开门来,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她在笑,在丈夫和孩子的簇拥里幸福的笑,笑的那么美丽,像一朵盛开在春光里的梨花,这一切是那样如初的美好。他不自禁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轻轻说了句:“我依然爱你,只是不喜欢你了。”
不羡鸳鸯不羡仙,但赴弱水路三千。
纵然白头难偕老,也愿千里共婵娟。

网页升级:牵岁月的手,依一抹浅香于心

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2 次浏览 • 2018-06-27 20:48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一路奔波,有鸟语花香,有惊涛骇浪,有月影阑珊,有静水流深。紧握的手,不曾离开。走过夏风,经过冬雪,其实只想就这样与你牵岁月的手,盈一抹浅香于心间。看年华向晚,闻花香送暖。给时光一个浅浅回眸,给彼此一份微笑从容。让过往沉淀成一缕馨香。念起,便是温暖。
——题记
陌上,梧桐疏雨。我们,始终携一份微笑与从容。享受着时光的静好,品味着岁月的安暖,书写着生命的永恒,紧握着细碎的幸福。若懂得,何不对酒当歌,笑傲江湖。让所有的页面升级山水浩荡成一曲清歌,随旭日击节,伴鸟儿轻唱,枕晚霞而息。
流年的水,追随着花落无痕。月圆月缺,丰盈着四季轮回。生命深处,那些记忆的厚重,永远阻挡不了时光的轻盈。过往,穿过经年的栅栏,在我们的眉间心上穿行。思念,暗香浮动,不浓不淡,是经过岁月沉淀的馨香。在俗世的烟火中升腾,包含着流年的芬芳与心灵的感悟,给生命一份恬淡与永恒。
冬日,寂静的边缘,演绎着激情的平淡。所有的岁月,不觉成为追忆。终于明白,从执手相望的那一刻起,已注定要走这一程。笑靥如花的故事,不知多年以后会不会被红尘淹埋?还会有谁会记得曾经的沧海桑田在阳光下发光?
一直骄傲着自己的骄傲,明媚着自己的明媚。经过多少悲欢,走过多少艰辛,总会找到一些欢乐的线索。任所有的遗憾,留下一个完美的角落,与时光一起永恒。
我在初遇的渡口,打捞一份无声的欢乐。蓦然瞥见,曾经的明媚那样醒目,让人心动不已。一直是个喜欢安静的女子。好想就这样安静下去,守一窗暖阳,开一树花香。看岁月轻轻划过指尖,将所有的旧时光朦胧成一首初遇的诗行。婉约着把最美的画卷,用墨香定格成我们安静的年华。肆意着,张扬着,嫣然着。
若心生慈悲,一切都美好。每个日子的留白,都被阳光填满。那些默默不语的情怀,那些幽幽青草的爱恋。即使被流年的烟雨斑驳,依旧有种沁心的温暖,如生命的简单素白,暗香盈袖。想牵着岁月的手,盈一抹浅笑于心间,安坐檐下,举盏轻啜。于淡然间,凝望云卷云舒,于感悟中静赏花开花落。
隔着岁月的河流,我们已无法回到原点。却总有几多馨香萦绕心间,总有几多幸福温暖思念。岁月静好,我心悠然。时光如流,一去不返。蓦然回首,记忆斑驳了所有的海誓山盟。但,经过的人,说过的话,时光都会记的。就像风会记住每一朵花开的嫣红,就像雨会懂得每一片叶落的深情。
时光,无声无息,隐匿了四季的变迁。轮回的经纬,更改着沧海桑田。一袭江南梦,盛放着青石巷的的痴心无悔,婉约的流年,续写着不老的传奇。就让款款的深情,舞动回眸时的衣袂飘飘。若伊人一直在,君是否不再转身,倾情共守一方水云间?
岁月的笔,写意着春花秋月,夏雨冬雪。纵算万物朦胧了四季的平仄,我依旧可以循着昔日的韵脚。将一切明了,让景依旧明,人依旧媚。渐渐习惯,隔着一首诗的距离,阅读红尘。烟火中的相遇,永远美得无与伦比。
摊开掌心,将所有紧握的琐碎放逐天涯。灰色的枝头,衔接着雨雪的灵性。感谢,岁月赐予的所有荣枯葱茏。若花开是一首诗意的清韵,月盈是页面升级一场轮回的圆满。那么,花落便是一场无言的懂得,月缺便是一场禅意的等待。走过风寒露重,我们总会迎来姹紫嫣红。
风本无心,吹皱一池湖水。折叠起一路微笑的晴朗,重新栽入一季新绿,待来年春风起,依旧青草离离。循着又一年的气息,心若青莲,看一枚暖阳从东山隐入西海。拂过眉梢的温度,已够淡暖所有的风寒,让温润在流年里浅浅蔓延。
回眸,这一路奔波,有鸟语花香,有惊涛骇浪,有页面升级月影阑珊,有静水流深。将点点滴滴的细语,融入倾城水墨,嫣然执手陌上的丹青。相信,记忆会熏暖一路行走的艰辛。相守流年,迎心而暖。携手时光,拥念而倾。
紧握的手,不曾离开。走过夏风,经过冬雪,其实只想就这样与你牵岁月的手,盈一抹浅香于心间。看年华向晚,闻花香送暖。给时光一个浅浅回眸,给彼此一份微笑从容,让过往沉淀成一缕馨香。念起,便是温暖。 查看全部
这一路奔波,有鸟语花香,有惊涛骇浪,有月影阑珊,有静水流深。紧握的手,不曾离开。走过夏风,经过冬雪,其实只想就这样与你牵岁月的手,盈一抹浅香于心间。看年华向晚,闻花香送暖。给时光一个浅浅回眸,给彼此一份微笑从容。让过往沉淀成一缕馨香。念起,便是温暖。
——题记
陌上,梧桐疏雨。我们,始终携一份微笑与从容。享受着时光的静好,品味着岁月的安暖,书写着生命的永恒,紧握着细碎的幸福。若懂得,何不对酒当歌,笑傲江湖。让所有的页面升级山水浩荡成一曲清歌,随旭日击节,伴鸟儿轻唱,枕晚霞而息。
流年的水,追随着花落无痕。月圆月缺,丰盈着四季轮回。生命深处,那些记忆的厚重,永远阻挡不了时光的轻盈。过往,穿过经年的栅栏,在我们的眉间心上穿行。思念,暗香浮动,不浓不淡,是经过岁月沉淀的馨香。在俗世的烟火中升腾,包含着流年的芬芳与心灵的感悟,给生命一份恬淡与永恒。
冬日,寂静的边缘,演绎着激情的平淡。所有的岁月,不觉成为追忆。终于明白,从执手相望的那一刻起,已注定要走这一程。笑靥如花的故事,不知多年以后会不会被红尘淹埋?还会有谁会记得曾经的沧海桑田在阳光下发光?
一直骄傲着自己的骄傲,明媚着自己的明媚。经过多少悲欢,走过多少艰辛,总会找到一些欢乐的线索。任所有的遗憾,留下一个完美的角落,与时光一起永恒。
我在初遇的渡口,打捞一份无声的欢乐。蓦然瞥见,曾经的明媚那样醒目,让人心动不已。一直是个喜欢安静的女子。好想就这样安静下去,守一窗暖阳,开一树花香。看岁月轻轻划过指尖,将所有的旧时光朦胧成一首初遇的诗行。婉约着把最美的画卷,用墨香定格成我们安静的年华。肆意着,张扬着,嫣然着。
若心生慈悲,一切都美好。每个日子的留白,都被阳光填满。那些默默不语的情怀,那些幽幽青草的爱恋。即使被流年的烟雨斑驳,依旧有种沁心的温暖,如生命的简单素白,暗香盈袖。想牵着岁月的手,盈一抹浅笑于心间,安坐檐下,举盏轻啜。于淡然间,凝望云卷云舒,于感悟中静赏花开花落。
隔着岁月的河流,我们已无法回到原点。却总有几多馨香萦绕心间,总有几多幸福温暖思念。岁月静好,我心悠然。时光如流,一去不返。蓦然回首,记忆斑驳了所有的海誓山盟。但,经过的人,说过的话,时光都会记的。就像风会记住每一朵花开的嫣红,就像雨会懂得每一片叶落的深情。
时光,无声无息,隐匿了四季的变迁。轮回的经纬,更改着沧海桑田。一袭江南梦,盛放着青石巷的的痴心无悔,婉约的流年,续写着不老的传奇。就让款款的深情,舞动回眸时的衣袂飘飘。若伊人一直在,君是否不再转身,倾情共守一方水云间?
岁月的笔,写意着春花秋月,夏雨冬雪。纵算万物朦胧了四季的平仄,我依旧可以循着昔日的韵脚。将一切明了,让景依旧明,人依旧媚。渐渐习惯,隔着一首诗的距离,阅读红尘。烟火中的相遇,永远美得无与伦比。
摊开掌心,将所有紧握的琐碎放逐天涯。灰色的枝头,衔接着雨雪的灵性。感谢,岁月赐予的所有荣枯葱茏。若花开是一首诗意的清韵,月盈是页面升级一场轮回的圆满。那么,花落便是一场无言的懂得,月缺便是一场禅意的等待。走过风寒露重,我们总会迎来姹紫嫣红。
风本无心,吹皱一池湖水。折叠起一路微笑的晴朗,重新栽入一季新绿,待来年春风起,依旧青草离离。循着又一年的气息,心若青莲,看一枚暖阳从东山隐入西海。拂过眉梢的温度,已够淡暖所有的风寒,让温润在流年里浅浅蔓延。
回眸,这一路奔波,有鸟语花香,有惊涛骇浪,有页面升级月影阑珊,有静水流深。将点点滴滴的细语,融入倾城水墨,嫣然执手陌上的丹青。相信,记忆会熏暖一路行走的艰辛。相守流年,迎心而暖。携手时光,拥念而倾。
紧握的手,不曾离开。走过夏风,经过冬雪,其实只想就这样与你牵岁月的手,盈一抹浅香于心间。看年华向晚,闻花香送暖。给时光一个浅浅回眸,给彼此一份微笑从容,让过往沉淀成一缕馨香。念起,便是温暖。